分类
未分类

猫咪官方网站入口

  猫咪官方网站入口见两个丫头各忙各的,靳水月便拿了个披风披在身上,遮羞。

   如今她已经出嫁了,可身边伺候的都是些小女儿家,有时候真的不大方便,妙穗和巧穗还好,到底跟着她多年,也历练出来了,不似一般的女孩子那般娇柔,那般羞怯,可有时候也是不大方便的。

   “郡主,水准备好了。”妙穗进来后柔声说道。

   这后寝房最里面有一间屋子是可以沐浴、泡澡的,既然都准备好了,靳水月赶紧往里走,她恨不得马上就把自己洗白白,浑身黏糊糊的,实在是难受啊。

   温热的水还冒着丝丝雾气,让妙穗在外头等着,自己进去洗了,她沐浴时是从不用旁人伺候的。

   “妙穗,安慧这些日子过的可好?”靳水月一边玩水,一边问道。

   “启禀郡主,前些日子,安慧嬷嬷还让人送信来,说一切安好。”妙穗低声禀道。

   “你让巧穗派人去一趟安慧的老家,如若她没什么要紧事儿了,便让她还是回来跟着我吧,就在贝勒府伺候。”靳水月柔声说道。

   “是。”妙穗连忙应下。

   安慧是靳水月幼年才进宫时,敏贵妃让内务府的人给她挑选的乳母,和芸娘一块照顾靳水月。

   后来靳水月六岁多离宫时,安慧也跟着出宫去广州了。

   几年前,因为安慧家出了大事儿,老家发大水,亲人们都被冲散了,死活不知,靳水月便准她回去寻亲,后来她倒是找到不少亲人,等她回京后,靳水月特意恩准她回老家和亲人们团聚,说日后有事再派人去接她,如今都过去三年了。

   仲夏日下的清凉写真

   美美的洗了个澡,靳水月换上了一套轻薄的旗装,十分飘逸凉快,随意输了个发髻后,就去用膳了。

   早膳是巧穗亲手弄的,十分丰盛,味道也极好,特别是那莲子粥,清香异常,靳水月还喝了两碗呢。

   “郡主今儿想去哪儿?”巧穗等自家主子吃完了之后,才笑着问道。

   “我想想……嗯……现在离午时还有一个半时辰,倒是够我出去溜达一圈了。”靳水月笑嘻嘻的点了点头。

   两个丫头闻言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,若是从前,她们家郡主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,至于现在嘛……肯定是要和四爷一块用午膳的,所以才打算出去一会就回来。

   “走,去十二阿哥府上,我看看二姐姐他们去。”靳水月把水杯往桌上一放,笑着说道,当然,她也不忘给自家小侄儿带件礼物过去,那小子,都满周岁了,叫她这个小姨时,虽然含糊不清,但实在是呆萌可爱啊。

   “是。”两个丫头应了一声,立即出去传话,不一会府上的奴才们便准备好了马车,在门外等候了。

   靳水月嫁过来时,不仅自己身边这六个丫头跟过来了,鄂辉等百来个侍卫也跟着来了,如今和府里的护卫住在一个大院子里,就在贝勒府四大主院的最后头。

   虽然来回要些功夫,但等靳水月收拾好东西到府门口时,鄂辉已经带着十余个侍卫候着了。

   “郡主万福金安。”鄂辉等人立即行礼,不过靳水月却发现鄂辉那厮偷瞄了妙穗几眼。

   “有戏……。”靳水月在心里嘿嘿笑着,一脸喜气上了马车。

   说起来,当初她才六岁,从京中去广州府时,鄂辉就奉旨跟着去广州保护她和家人了,算来现在都八九年了,至于妙穗,是她才去广州后不久就挑选的丫头,这样一算,妙穗和鄂辉也认识八九年了。

   其实,这两年,靳水月还是能感觉到两人有些不对劲的,可是人家当事人都不出声,她也不好说什么,但……鄂辉今年都二十八了,还是满人家的子弟,哪怕是没落的家族子弟,也不该如此年纪还不成亲,看来……真是在等妙穗。

   靳水月想着想着,就忍不住拉起马车帘子往外看,之间妙穗那丫头乖乖跟在马车一侧走着,只能看到侧脸,但十分清秀美丽。

   妙穗今年……也虚岁十八了,倒是真的可以嫁了,靳水月打算客串一次红娘,不然任由两人等下去,不知道要何年何月呢。

   至于巧穗嘛……那丫头虽然大大咧咧的,但要真看上了谁,肯定扑上去把人搞定了,倒是不需要靳水月太操心。

   皇子们的府邸,相距不远,只是一刻钟多一点的功夫,靳水月就到了十二阿哥的府邸,吩咐门口的侍卫去通传了。

   这个时辰,靳新月正在自己住的院子里,带着已经能走路的儿子,歪歪扭扭练习行走,手里还拿着一个小鼓轻轻的敲着,吸引孩子的目光。

   “小乖,过来过来……来额娘这里……。”靳新月逗着孩子,开心的不得了,见孩子歪歪扭扭的走着,追着她,她觉得有趣极了。

   “侧福晋,四福晋过来了。”就在此时,伺候在门口的一个丫鬟立即跑了过来,恭声禀道。

   “四福晋……。”靳新月闻言一怔,还真反应了一下,才想起说的是她家小妹。

   “快请,快请……。”靳新月立即把小鼓塞给了身旁的乳母,抱着儿子就往外走,她也有好几没有看到自家小妹了,小妹和四爷成亲那日,她都只看到盖头遮住的妹妹,若不是怀里这个小包子一刻都离不开她,她早就去四爷府上找妹妹了。

   “二姐姐……。”靳水月老早就看见自家姐姐抱着小侄儿飞奔过来了,看二姐姐抱着孩子还健步如飞的彪悍样,靳水月还真有点儿傻眼。

   “小妹……。”靳新月才喊了一声,就吐了吐舌头道:“看我,差点就忘记了,上次胤裪还和我说,等你嫁给了四哥,咱们得叫你嫂子了。”

   “啊……。”靳水月闻言囧了,低声道:“我们是亲姐妹,不必了吧。”

   “十二和四爷不是亲兄弟吗?”靳新月闻言忍不住白了自家妹妹一眼,随即笑道:“再说……老祖宗们不是说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嘛,大家算的都是夫家的排行和辈分,你说是不是,四嫂?”

   “额……。”靳水月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最后只能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 “哈哈哈……看你傻的,走吧,咱们进屋聊去,时辰也不早了,日头上来了。”靳新月伸手捏了捏妹妹的脸,让自家儿子亲了靳水月一下,才往屋里走去。

   小孩子,一段日子不见,感觉就长大了许多,靳水月记得自己差不多一个月不见小侄儿,这小子才一岁一个月大,如今喊她小姨也有模有样了。

   “叫四伯母……。”靳新月轻轻揉了揉儿子的小脸说道。

   但是小家伙这次不配合了,大约一会小姨,一会四伯母的,把他给弄糊涂了,所以罢工了。

   “你们陪着小阿哥去外头玩玩吧。”靳新月对乳母和丫鬟们吩咐道。

   “是。”众人应了一声,立即带着孩子出去了。

   “二姐姐,有事?”靳水月知道自家二姐姐一刻都舍不得离开孩子,现在却让人把孩子抱出去了,肯定是故意打发这些人的,想来是有事要和她说了。

   “是大姐姐的事儿……。”靳新月压低声音道:“胤裪说,你们大婚那日,太子曾秘密派人南下杭州了。”

   “什么。”靳水月闻言心都提起来了。

   “你先别急。”靳新月一把拉住了妹妹的手道:“那时候你忙着大婚,咱们靳家也是,大家伙忙着办喜事,没有人注意到太子,更不知他派人去了广州府,还是胤裪机缘巧合之下得知了此事。”

   “他还真是不死心。”靳水月一脸愤恨的说道。

   “是啊,的确不死心,不过……他,肯定什么都查不到的,你放心吧。”靳新月柔声说道。

   “嗯,我知道,姐姐心中又不住在外祖父家,太子的人肯定找不到,算算日子,大姐姐的信这几日也该到母亲那儿了。”靳水月说到此深吸一口气道:“我还是要派人给大姐姐传信去,让她小心些,才能放心。”

   姐妹两人又商量了一会,也说起九月里想去一趟杭州府的事儿,靳水月母女是肯定要去的,至于靳新月,因为孩子还小的缘故,她还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   “再有两刻钟就要午时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靳水月说着说着,便看到了靳新月屋里的钟,一看时间就有点儿傻眼了。

   “回去。”靳新月闻言呆了呆,随即拉着妹妹道:“你好不容易来一趟,再说都要到午时了,我早就让人准备了饭菜,吃了再回吧。”

   “不行的姐姐,我还是回去吧。”靳水月轻轻摇了摇头,某人今日临走时说了,会回来用午膳的,她当然想一起了。

   靳新月也是过来人,曾几何时,包括现在,她都习惯和十二腻在一起了,当然明白妹妹的心思了,不过还是想打趣几句,但还不等她开口,便有奴才来报,说是十二爷回来了,正往这儿来呢。

   “我走了。”靳水月闻言朝着自家姐姐做了个暧昧的表情,带着妙穗和巧穗离开了。

   这个时辰,指不定她家四爷都回来了。